相关文章

江苏捣毁一涉黑犯罪团 小区保安赌场发迹成“黑老大”

  称霸一方,被害人不敢报案甚至背井离乡

  有了钱的唐松林胃口也大了,无心小打小闹,开始了“大动作”。2014年下半年,他陆续召集李红光、李小虎、陈雷、姚业飞等泗阳籍社会闲散人员和刑释人员,将触角逐渐延伸到暴力催债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朱广等人也于2016年相继加入。为了逃避刑事处罚,同时为了培养新生力量,唐松林甚至吸纳未成年人入伙。渐渐地,他的组织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唐松林明白,“队伍大了不好带”,要让这么多手下死心塌地跟着自己,就要安顿好他们。为此,唐松林与他人合开了酒吧,作为吃喝玩乐的据点;又开了一处二手车行,作为犯罪恶行的掩护点。

  唐松林认为,混社会不但拳头要硬,还要有武器,最好有枪,有武器能让自己在道上更有面子,有枪才会让自己的团伙更上档次。因此,他相继购买了仿64手枪、关公刀、红缨枪、砍刀等器械。

  人有了,武器也有了,唐松林一伙更加嚣张。为了和另一伙人争抢地盘,他们多次持器械寻找对方斗殴,直到对方回避才作罢。为了讨要水钱,他们多次向讨债对象家中泼油漆、骚扰对方家人。慑于他们的势力,许多被害人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有的人甚至背井离乡。在唐松林等人被抓后,还有多名被害人怕遭到打击报复,不愿出面作证,黑恶势力在他们心中留下了难以抹除的阴影。

  一件事传开后几乎无人与他们对抗

  2016年8月的一天,周明、刘星(化名)找到唐松林。原来,周明先后四五次跟着宋蛟(化名)在江阴赌博,共输了16万元。事后,周明怀疑宋蛟与人合伙对他诈赌,不甘心就这样把钱都给了对方,便与表哥刘星商量对策。兄弟俩合计,如果由唐松林出面,宋蛟肯定给点面子,能少还些钱。

  当天下午,唐松林带上六七个手下,开了两辆车直奔江阴市区,找到宋蛟后将他带到了长江边上的渔船饭店。一进饭店包厢,唐松林的手下就把宋蛟的手机夺走,并质问其是否对周明诈赌。宋蛟坚决否认,遭来拳脚相加。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宋蛟苦苦哀求,表示一定减免部分赌债,唐松林这才放过他,并给了手机让他联络。

  趁唐松林一伙不注意,宋蛟给表哥恽山(化名)发了条短信求救。不一会儿,恽山带四五个人来到饭店,想带走宋蛟。这时,唐松林的手下拿出一把手枪,用脱下来的衣服包住,对他们进行恐吓。见对方有枪,恽山不敢强行带走宋蛟,只好与唐松林一伙人进行谈判,将16万债务减为8万后,他们才得以脱身。

  此事传开后,当地再也无人敢和唐松林他们对抗,这伙势力成了笼罩在当地上空的一团黑云。但就在唐松林一伙在江阴横行乡里、肆意妄为,势力几乎要达到顶峰之时,一张大网已经悄悄张开。

  “黑老大”凌晨醒来时周围站满警察

  2016年12月,江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在侦办一起涉嫌开设赌场案件时,发现唐松林等人开设赌场、非法持有枪支、聚众斗殴的线索。

  2017年3月10日凌晨,还在睡梦中的唐松林被刺耳的警笛声惊醒。他睁开眼睛,发现周围已经站满全副武装的警察。同日,江阴市公安局一举抓获了唐松林犯罪团伙中姚业飞、朱广、李红光、王业树等人。随后犯罪团伙其他成员纷纷落网,横行一时的唐松林犯罪集团被彻底捣毁。

  鉴于该案社会关注度高、涉案人员多,省人民检察院、省公安厅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江阴市检察院专门成立由检察长胡洪平担任组长的办案小组审查此案。

  法院查明,2014年至2016年间,以唐松林为首的10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共开设赌场120余场、非法拘禁4次、聚众斗殴3次、寻衅滋事21次,非法获利140余万元。唐松林等人的犯罪行为给当地群众造成心理恐惧,扰乱经济社会秩序,造成重大社会影响。除唐松林外,姚业飞、朱广等9名被告人也分别被判处六年至一年零三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徐文静 全媒体记者 于英杰)